发表于:

【世界公民】30年过去,辛巴威的通膨恶梦还未结束



【世界公民】30年过去,辛巴威的通膨恶梦还未结束

近年来,虚拟通货与实质货币彼此替代性的议题,被讨论得沸沸扬扬,各自拥有支持者。支持虚拟通货者认为科技优势、去中心化与隐私的保护等,让消费者得以真正掌握货币使用的主导权;支持传统货币者则认为政府公权力支持、便利性与匿名等特色,让现金使用历久而弥新。随着各国政府对虚拟通货的法规监管渐趋明朗,虚拟通货的应用也逐渐朝向币圈与链圈等不同方向发展,不过,虚拟通货与实质货币的论战势必持续下去。

这样的过程中,最近一则新闻引起我的注意。报载辛巴威央行 2 月 20 日宣布将发行本国自有货币,不再使用美元。一开始我以为辛巴威经济终于回到正轨,可以摆脱过去货币一文不值的恶名。但看了报导的内容之后,发现事实正好相反,辛巴威的货币可能又要陷入过去的梦魇之中。

辛巴威币值,越改越没价值

在强人穆加比的长期统治下,辛巴威币历经 4 代改革,从最早 1980 年的第一代辛元 ,当时 1 辛元的币值较 1 美元为高,兑换率为 0.68 辛元对 1 美元。之后,因辛巴威通货膨胀严重,至 2006 年 7 月时,辛元已呈现巨幅贬值,1 美元可兑换到超过 50 万辛元。2006 年 8 月 1 日辛国发行新的货币,新币的 1元等于旧币的 1000 元,但发行新币并没有解决恶性通膨问题,因此新的辛元仍持续大幅贬值,至 2008 年 6 月已跌至 1 美元兑 10 亿辛元,6 月 26 日更达到 1 美元兑 100 亿辛元,而且这 100 亿辛元还只能买到一个麵包,第二代辛元只维持了两年。

2008 年 8 月 1 日辛巴威再发行第三代辛元 ,这一次新币 1 元等于旧币 100 亿元,但通膨问题不但无解,反而更为严重,2009 年辛巴威的通货膨胀率高达 89 秭,创全球纪录的 100 兆元面额的大钞也在这个时期诞生。但那时候 100 兆元只能买半条吐司,而且由于频繁印製钞票导致供应商拒绝再提供服务,辛巴威元也几无任何价值,结果造成社会上现金短缺以及其他外币成为合法有效的交易媒介,2009 年 1 月 29 日所有辛巴威人被允许以任何其他货币来从事业务,辛元已名存实亡。

2009 年 2 月 2 日,辛巴威政府宣布发行第 4 代辛元,将旧有货币面额删除 12 个 0,也就是说,第 4 代的 1 元辛币等于旧币 1 兆元。不过第 4 代辛币寿命也不长,只流通到 2009 年的 6 月 30 日,而且在 2009 年的 4 月 12 日辛国政府正示宣布废除第 4 代币,辛巴威走入一个无本国货币的时代。

辛元兑 1 美元变化列表

1980 年代辛巴威独立后,权力从白人转移到黑人手上,当时总统穆加比通过独裁手段没收白人土地,激进的土地改革招致西方国家不满,并对辛巴威实施经济制裁。而后由于长期积欠外债,政府又不实施稳定的经济措施,使得 IMF 暂停对辛巴威的经济援助,辛国政府以大量印钞来填补财政上的赤字,开启之后的恶性通膨。

参考资料:Wikiwand

【世界公民】30年过去,辛巴威的通膨恶梦还未结束
全世界面额最大的 100 兆纸元纸钞。
过去 10 年变成「美元化」国家

从 2009 年到 2016 年期间,辛巴威逐渐成为美元化的国家,民众日常生活交易习惯使用美元,因为美元币值较为稳定,而且通膨情况也因此稍为改善。不过因为辛巴威没有那幺多美元外汇存底,因此流通的美元现金也不多,这也间接促成电子货币的盛行。这段期间的大事纪包括 2014 年 1 月 29 日辛国央行宣布美元、南非币、波札那币 、英镑、欧元、澳币、人民币、印度卢比以及日圆等 9 种货成为可以合法使用的货币。

2015 年 6 月辛国央行正式废止辛元的法定地位,将其币值归 0,以便在 2015 年 9 月完成转换成美元的使用,当时 1 美元可以转换成 35 千兆辛元。不过使用美元也得付出代价,例如美元汇价强时,辛国出口的产品价格便会变得较不具竞争力。而且辛国政府并无足够的美元来发薪或支应其他支出,因此辛国政府又重新打起滥印钞票的老路。2016 年底发行宣称与美元等值的债券钞 ,辛巴威人暱称为「债美元」。但显然民众接受度不高,在小商店购物若以债美元购物,要收加价 30%~40%,2017 年 9 月底加价更提高到 50%。

人民担心重回印钞的恶性循环

人民不只对债美元没有信心,对存在银行帐户的数位化美元帐户 ,暱称为「辛美元 」,也一样毫无信心,害怕辛巴威央行没有美元或黄金储备就凭空窜改创造辛美元的价值。

2017 年 11 月穆加比总统辞职并由副总统姆南加古瓦 继任成为总统,他誓言要恢复辛巴威的经济成长。然而,情况并没有明显好转,今年2月20日辛国央行宣布放弃债美元与美元的 1 比 1 兑换关係,并将其重新定义为即时总额清算美元 ,以利其在银行间清算移转,新货币兑换美元并非採取固定汇率,而是取决于银行将其转换成美元的费用,民众担心新货币体系的建立仍是走回过去失败印钞的老路。

因为归根究底,只要通膨情况严峻,任何新货币的建立都无法成功。今年元月辛巴威的通膨率依然高达 56.9%,许多重要民生物资严重缺乏。这提醒我们,在现今虚拟通货与实质货币的论战中,仍然有国家陷入经济成长与通膨恶化的困境中,解决这些问题远比决定使用何种交易媒介来得更为重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