发表于:

【世界公民】Child複数为什幺不是Childs?



【世界公民】Child複数为什幺不是Childs?
Shutterstock/达志影像

儿童的英文是 child,众所周知,然而不晓得大家想过没有,child 的複数怎幺这幺奇葩?不只母音改变了,而且后面还加了个独一无二的后缀 -ren,由「柴尔德」变成了「邱尔準」?

child 虽是例外,也是有脉络可循

书上的说法普遍比较单一,点到为止,没有进一步说明原因:单数 child,複数 children,是英文名词複数的不规则变化。对于大多数的学生而言,答对最重要,背起来就是了,问那幺多干嘛?

在处理难以解释的语言问题时,我们常给它贴上「例外」、「不规则变化」的标籤,权宜处理,反正规则无法概括的现象,就把它扫进篓子里,另眼相看。

事实上虽是例外,也是有道理可讲的。不过说来惭愧,我对此却一直疏于深究。

我到美国读了个语言学博士,在东吴大学英文系教了 20 年的书,自己对 children 也是只知其然,不知其所以然。直到 2019 年的暑假前夕,某一天我突然想到这个问题,随即看了一些权威的文献,做了一些初步的研究,才大致理出个头绪,顿觉豁然开朗。

child 其实有「日尔曼血统」

简单地说,child 是个日尔曼血统、英文本土的字眼,在 1000 多年前的古英语时期,这个词语就已经见诸历史文献。当时的拼法多元,不过以 cild 为主,发音接近「契尔德」,最初的意思是「胎儿」或「新生儿」。

到了 800 年前左右的中古英语时期,cild 始改为当今的拼法 child。比之古英语的 cild,中古英语的 child 拼字更是五花八门,发音则微幅调整,原本短母音的 [i] 变成长母音的 [i:],「契尔德」读如「契意尔德」。

距今 500 年前左右的现代英语早期,英语经历了史上着名的「母音大推移」,中古英语长母音的 [i:]变成了 [ai],因此 child 的读音才由「契意尔德」转为「柴尔德」,延续至今。

然而,複数的 children 因其内部结构不适用「母音大推移」,主母音基本保持自古以来的原貌,以致进入现代英语之后,child 和 children 就分道扬镳,在发音上形成了现在的差异。

【世界公民】Child複数为什幺不是Childs?
child 的历史演变过程。
children 原来加了 2 个複数后缀

在构词方面,child 的複数 children 展现了传统日耳曼语言的特色,内含古英语的两个複数后缀。

精确地说,children 字尾的 -ren 是个双複数的作法:child 先加一个古複数后缀 -er构成 childer,之后再加另一个古複数后缀 -en构成childeren,复经拼字调整而成今日之 children。

【世界公民】Child複数为什幺不是Childs?

我们须知,英国古代的拼字各行其是,百花齐放。这样的盛况宛如中国的先秦,在秦始皇推行「书同文」之前,各不相同的六国文字差可比拟。另外,上述的构词推导是刻意简化的结果,是为了理解方便而做的重点概括。

在经历众多拼法彼此的竞争、复受到 brethren 的类推影响之后,children 的写法最终固定,成为现今的标準。

古人云:旧複数没用?加个新的

至于双複数的动机为何?名词已经是複数了,为什幺还要再「複数」一次?

语言学界普遍的看法是,原来的複数后缀走过悠远的时间长河,产生了构词平整化,已经沈澱为「无构词能力」的不规则变化,整个词语不再被语言使用者视为複数型态,因此为了清楚起见,必须另加複数后缀,才能传达複数的概念。

英文里还有其他的双複数案例,其中当属 breeches最为知名。字尾没有-es的 breech 本来已经是複数,乃单数经母音变化所形成 ,后来因历时久远,breech 的複数色彩消失,便于其后再加 -es,以 breeches 重新确立其複数的型态 。

再回到 children 的複数构词。child 加后缀 -er 的 childer 是个古複数,还残存在基督教的节日 Childermas。-en 是个古複数后缀,现在还遗留在 ox 的複数 oxen 中。children 的这两个古複数后缀 -er 和 -en,如今在现代英语里基本消失,不过在同为日尔曼语言的近亲德文里却仍是规律的构词手段,如 Kind/Kinder和 Frau/Frauen 。

英文方言保留最多「语言遗迹」

从单数的 child 到複数的 children,经历了母音大推移和双複数构词,children 代表的是一块珍贵的语言化石,向世人展示了其背后丰富的历史积澱。

现代英语的非标準方言里,一样可见这些昔时的成分和作法,如 cow 的双複数 kine 。类似的例子尚多,在此恕不赘述。

礼失求诸野。强势的标準语规範化了,难解的例外和弱势的方言虽不规範,却帮我们保存了许多早期语言的遗迹。

英文单字 child 的複数是个难点,自古以来就複杂棘手。如今我大胆抽丝剥茧,试着述明条理,不求完美,唯盼尚可。